top of page

翁国宁访谈.全加华人团结起来.支持两位胡参议员6.24国会山行动



【天时周刊转载自加拿大华文融媒体新闻】近日,加拿大华文融媒体新闻媒体记者王澜采访了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主席翁国宁,以下为访谈实录。


王澜:翁主席您好!加拿大联邦华裔参议员胡子修、胡元豹将于6月24日在渥太华国会山庄举行“排华法案百年.不容历史重演“的反思、纪念性行动,请您谈谈看法。


翁国宁:我认为,全体加拿大华侨华人应该团结起来,全力支持由加拿大联邦华裔参议员胡子修、胡元豹号召举行的这次反思、纪念性行动。
这是因为:1923 年 7 月 1 日加拿大政府出台的排华【华人移民法】和1885 年出台的人头税(入境税)法案,是加拿大历史上唯一的针对特定种族的限制入境以至不准入境的正式法律。
完全是针对我们华人而制定的法律。
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历史,当年加拿大要统一,修建贯通全加拿大的太平洋铁路是必须条件。这在140多年前可是个庞大无比的工程。
铁路要穿过落基山脉,崇山峻岭荒无人烟,连人走的路都没有,甚至不具备起码的生活条件, 白人工人到了那里不出3天就跑了,眼看着太平洋铁路的计划要泡汤,这时候,当权者想起了我们华人。
1880至1885年,主要来自广东的17000多名华工,硬是在峭壁上抡大锤和十字镐,凿出了一个个隧道,架设起一座座桥梁。
从穆迪港至耶鲁(140多公里)和从利顿至萨沃纳渡口(110多公里)等最艰险的路段,全部由华工修建,因工丧生者达4000名。
史书记载“华工优异,然日入仅一元,为白种工人薪给之半。”
被誉为“加拿大国父”和“太平洋铁路之父”的时任总理麦克唐纳,在议会郑重宣布:“没有华工的巨大努力,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就不能按计划完成,加拿大西部的资源就得不到开发。”
然而,铁路竣工仪式上却没有我们华工的身影,千辛万苦修通了铁路,我们等来的是什么?
是混账透顶的人头税和随之而来的排华法案
人头税法出台之刻, 正是太平洋铁路贯通之时。人头税针对的就是这些华工以及要来和他们团聚的妻儿老小。
人头税开始是50,又涨到100,最后是500, 500元等于当时1位华工整整两年的工钱,那时能在温哥华买两栋独立屋。
从1885到1923年,加拿大政府共向8100多名中国移民征收了总计2300万加元的人头税, 相当于当时太平洋铁路的总投资。
1923年至1947年期间,又通过实施排华法案,干脆禁止华人入境。
在这两个恶法之下,多少华人家庭妻离子散,望洋兴叹,从此阴阳两隔。
这是对加拿大华人天大的不公!
这是加拿大华侨华人的奇耻大辱,也是加拿大的耻辱。
今天, 我们要深思,为什么加拿大会产生如此欺负华人的法律呢?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华人太听话、逆来顺受,不敢发声,不愿意发声;形成不了华人整体的影响和力量。
实际当时我们华人的数量并不少,BC全省才4万多人, 华人就有1万多。
但是华人不发声不表达诉求,加之语言文化差异,就把自己与世隔绝, 就不能引起社会的重视,制定法律的人们听不到你的声音,谁又会为你说话?

王澜:这实在是太不公平,太悲惨了!那么这两个恶法又是怎么废除的呢?
翁国宁:两个恶法被废也是当时华人勇于发声的结果。
二战时期,我们的前辈在遭受歧视不能入籍,而他们父辈又坚决反对的情况下,毅然决然挺身从军,携带自杀毒药被空降到几乎是有去无回的亚洲敌后战场。
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证明自己对加拿大的忠诚,就是为了改变自身所处的不平等地位,当时的华裔社区也捐款数百万支援国家。
胜利归来时, 我们的英雄们勇敢地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我们为你们而战, 请给我公民的权利!
此时此刻,谁还能忽视他们的声音?
加拿大还是讲道理的,于是排华恶法很快被废除,华人从此有了公民权和投票权。这是我们的前辈们用生命和鲜血争取来的。
人头税的平反也是这样。
1984年,那时的华人已经有了投票权,温哥华竞选联邦国会议员的M.米歇尔敲门拉华人的选票,两位华人选民就说:你当选后在国会发声退还我们交的人头税,就投你的票。
而米歇尔当选后, 果真在国会提出退还他这两名选民的人头税款;可人头税是面对全体华人的, 怎么可能只退还这两个人的呢?
但不管怎样, 国会首次出现了退还华人人头税的声音。
后来,加拿大华人社团牵头代表上千健在的人头税缴纳者及家属屡屡发声,这些华人社团中就包括我们多伦多华联总会,而且我们总会还是主力;
因为那时我们总会主席也是全加华人联会共同主席的伍卓生,他的爷爷就是在1904年替伍卓生的父亲伍俭于缴了500加元人头税后,才得以在加拿大全家团聚的。
遗憾的是,伍俭于老先生直至108岁高寿仙逝,也没有看到政府对人头税的平反道歉。
在全体加国华人及社团不断发声努力下,终于在2006年6月22日, 刚上台的哈勃总理代表政府正式向华人道歉, 给人头税幸存者及家属每人赔偿两万加元,总计1250万加元。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道理也同样简单。
该发声时就发声, 因为加拿大是一个基本公平讲道理的地方;但讲理也好说理也罢,都是需要声音的。
加拿大的法律形成之前是广泛征求民众意见的,请你参加听证会你不去, 征求你意见你放弃,不公平的法案来了,你还能怪别人吗?
我们选择了加拿大, 就意味着我们坚信加拿大的民主制度,而这个制度的根本,就是民众参与制定法律的讨论听证, 此时,我们发声就是参政议政。
所以, 此时此刻,我们要做打鸣的公鸡, 而绝不能做缩头乌龟。

王澜:那究竟应该站在什么立场发声呢?
翁国宁:我认为,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公众立场,也就是加拿大全体华侨华人的立场。
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政党、团体, 必须服从和代表全体人民的根本利益,为人民服务。
历史上的人头税排华法案都是针对华人这一特定族裔的,只有华人“享受”了这个待遇。
而这个“待遇”并不分党派宗教意识形态,只要你是华人。
今天,某些媒体对华人代表的攻击抹黑依然如此,比如对温哥华华裔市长的抹黑猜忌。
所以,此时此刻,我们全体加拿大华人华侨必须摈弃一切政党、团体、意识形态的分歧,顾全整体权益这个大局,切实团结起来,维护全体加拿大华侨华人的共同利益, 发出全体华人统一的声音。
试问,上百万人的声音,哪一个政党政府敢于忽视?
我完全赞同胡元豹参议员在参议院的讲话,不能把华人按一个什么标准分为可接受和不可接受的,这样结果是造成华人社区的分裂,也是一种变相歧视。
无论你来自哪里,无论什么宗教,无论什么信仰, 我们都是中华儿女,都是炎黄子孙,这是永远不可改变的,血永远浓于水。
何况每个人的信仰和政治观点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保守党的前总理哈勃年轻时不就是优秀的自由党党员吗?换了党还当上了总理。
纵观几千年中华民族历史,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改朝换代,各领风骚;而祖国只有一个,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和辽阔的中华大地与世永存,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史实。
以上所说的也是华联总会的立场, 因为我们是加拿大的华人社团, 因而只能而且必须代表加拿大全体华侨华人的利益立场,而不是什么其它。

王澜:一些媒体对华联总会还是有一些曲解
翁国宁:这还是基于意识形态的偏见或歧视,同时也是由于文化语言等方面差异而导致沟通了解不够。
最重要的还是应该全面、客观、历史地看待问题,不能只揪一点不及其余。
对此,我们愿意和不同观点的朋友和媒体多多沟通交流。
有些事情,以前我做过一些解释和更正,在此可能仍需说明一二。
比如疫情期间送口罩,家乡人得了病,我们心急如焚买口罩送回去有什么不对?
当时谁也没有料到后来疫情会蔓延到加拿大乃至全球,批评我们送口罩的朋友你料到了吗?
实际我们支援加拿大的抗疫物资总额远超对祖籍国的支援, 然而中国疫情在先,但看问题先入为主片面主观就不对了。
前段时间个别媒体也对我们总会的某领导成员不负责任地无中生有地指名道姓地攻击抹黑,那完全不是基于事实,而是彻头彻尾的捏造,对此我们之前已做出严正声明。
实事求是地说,没有人愿意看到自己的祖籍国和所在国关系紧张而发生冲突。
加中关系走到这一步,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也使我们的处境非常尴尬。
因为我们很多人在加中两国都有生意, 还有的专做两国间贸易,如进出口商品贸易批发零售的。
如果加中关系再变得更差, 发展到比如像前几年美国那样,对来自中国的商品大幅加赠关税, 那我们的生意还有法儿做嘛?
加中关系好坏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切身利益, 而我们在遵守各国法律的前提下与两国各界保持良好关系无可厚非。“和气生财”是华人经商的最基本常识。
基于这个道理,赞美祖籍国和赞美驻在国都是正常现象,大可不必非要去批评哪一方才能证明对另一方的忠诚。
事实上, 我们用双脚选择了加拿大,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我早在2021年初就明确指出:不应该因为并不代表任何国家和政府的个别人或个别企业的某些个别行为,导致影响加中两国的国家关系。
我一贯欣赏加拿大在历史上对中国人民的传统友好并在中国予以积极宣扬,比如伟大的白求恩,100多年前为中国医学教育做出重要贡献的加拿大传教士,还有加拿大政府在60年代对中国的小麦贸易……
请注意,没有任何人要求我这样做, 这种对加拿大的由衷赞美完全是发自于内心。
再说说我们总会的魏成义永久主席,来加拿大时两手空空,给人家打工抗大米包,晚上就睡在大米包上;现在他的连锁超市企业集团每年向加拿大缴税几千万。
还有多伦多福清商会,所属会员企业家们为本地居民创造了数万个就业机会。
他们安分守己兢兢业业回馈社会报效国家,理应受到加拿大社会各界的尊重才对。
试问抹黑他们的媒体朋友,您又为加拿大做出了多少贡献呢?
上个月,我们总会还响应万锦市长的号召,为土、叙受灾人民捐款4万多加元,此类为社会慈善捐助已不计其数,形成常态化。
我们不是不允许媒体朋友的批评,但也请你们是不是稍微注意提高一下批评的质量,新闻是需要快速, 但您核实一下真实性再发也不迟。
一些媒体连篇累牍地播发我们和某国领导人见面的视频图片,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这世上哪个国家领导人不需要争取人民的支持?我们和特鲁多总理的会面更多,还不就是握个手照个相,并无特殊意义。
加拿大作为民主国家,可别闹出类似中国封建王朝“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的文字狱笑话。

王澜:最近对一些各级华裔议员也出现了一些罔顾事实的抹黑攻击。
翁国宁:是的, 他们是各选区的民意代表,也是我们华人在各级政府的代表。
我们坚决反对对各级华人议员的不实攻击抹黑,作为法治国家,如涉违法犯罪,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但绝不能利用媒体的影响毫无真凭实据地瞎忽悠。
试想,如果100年前国会有华人议员,还会通过人头税和排华法案这样的恶法吗?
而且与同为亚裔的印度兄弟们相比,我们华人议员少得可怜, 不成比例。
历史上,第一个华人国会议员郑天华和此后的谭耕国会议员,都提出并通过了不少有利于华人的议案。
目前的华裔部长伍凤仪更是每每在关键时刻, 敏锐及时地发出肯定保护华人的来自高层的声音。
此次两位胡参议员为发起渥太华国会山 6.24行动,不辞辛苦奔走呼号;胡子修参议员已经超过75岁的参议员退休年龄了,他们图什么?还不是为了我们全体华人的权益。
两位胡参以丰富的阅历与政治嗅觉敏锐地察觉到当前的危险倾向,因此,我们必须珍惜并以实际行动全力支持。
对于所有各级华裔议员不仅要予以支持和保护,还需要更多的理解,位之所在,各有所难,不能求全责备。

王澜:对于所谓外国干预或干扰,许多人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实际我也搞不清楚,看来大家都被一些媒体舆论搞得朦朦胧胧云山雾罩的。
但我可以举例说明一些事实,在2019联邦大选期间,许多华人家庭都遇到了某党义工敲门拉票,“如某党上台将不利于两国关系”云云等等类似说法颇多;
实际上这只不过是一种拉选票的宣传手法而已,实在看不出与其他国家有什么关联,而大家都是按照自己意愿投票,成年人都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不会受他人左右的,也无需向任何人报告投票结果。
所以上次汽车游行我们打出了“我的选票我做主, 没有人干预”的口号, 这也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最后我想说,加中友好历史悠久,中国人民和华侨华人对加拿大的良好印象是历史形成的,是不会因为一时一事而轻易改变的。
加中两国不存在根本性利害冲突,加中关系不睦,不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让我们共同努力, 迎接更加美好的明天!
王澜: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9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