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解决大豆产业“卡脖子”问题 禹王提出两大方案

【天时周刊本报讯】目前,我国大豆产业面临自给率严重不足和国产大豆扩种增产后产销发生矛盾两大突出问题,如何有效破解?在11月15日的首届大豆博览会上,与会者看到了“禹王方案”:短期内,推广非转基因动物肉;长期战略,用植物肉替代动物肉。


首届豆博会现场


在首届豆博会上,山东禹王生态食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禹王)总经理李顺秀发表了题为《中国大豆及大豆蛋白产业发展趋势》的专题报告。报告从大豆及大豆蛋白的战略价值、植物肉替代动物肉、中国大豆产业发展趋势等方面给出了详实的数据、阐述及建议。


李顺秀说,当前我国大豆产业发展面临两个突出问题:

一是大豆自给率严重不足。

据数据显示,2022年我国进口9108万吨大豆,国产大豆2029万吨,大豆自给率18%。近几年,我国平均每年进口转基因大豆9000多万吨,主要用于榨油和饲料豆粕,然后通过畜禽养殖,将大豆蛋白质转化为日常食用的肉蛋奶。如果没有充足的大豆供应,我国居民将无法获得足够的蛋白质摄入。我国每年进口大豆金额400多亿美元,占我国农产品进口总额的1/3。大豆成为我国农业主要“卡脖子”问题。

二是国产大豆扩种增产后的产销矛盾。

随着大豆的战略性地位日益凸显,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大豆生产。自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提出实施大豆振兴计划以来,已经连续4年聚焦大豆扩种,2023年一号文件中大豆更被提及8次。中央主要领导多次做出重要指示,要求扩种大豆和油料。《十四五全国种植业规划》指出,到2025年力争大豆播种面积达1.6亿亩左右,产量达2300万吨左右。国产非转基因大豆主要用作豆腐、豆浆、大豆蛋白、豆制品等,每年消耗量稳定在1500万吨左右。据了解,自2014年国产非转基因大豆价格脱离芝加哥大豆期货价格体系成为“豆一”新品类以来,国产非转基因大豆平均价格比芝加哥期货大豆价格高出30%左右,如进入榨油和饲料豆粕领域就会亏损。短期内,如何消化增产的数百万吨大豆,成了摆在大家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


禹王在首届豆博会上作报告


如何解决这两个突出问题,让中国大豆走出困境,报告从长期和短期两个角度阐述禹王的观点。

第一,长期看,用植物肉替代动物肉战略意义重大。

解决进口大豆卡脖子问题,关键的一个战略点就是,将大豆直接转化成植物肉提供人体所需蛋白质营养。这是中国大豆产业乃至整体农业发展的战略要举。如果用于加工饲料提供动物肉的9000万吨进口大豆全部使用国产非转基因大豆替代,需要新增6.7亿亩的土地,占我国18亿亩耕地红线的37%,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但据禹王农业农村部大豆精深加工重点实验室测算,如果通过大豆直接转化为植物肉来提供等量的蛋白质,全部替代9000万吨进口大豆,只需要新增2700万吨国产非转基因大豆,新增占用2亿亩土地就可以提供同等数量的蛋白质。那么,新增占用耕地2亿亩从何而来呢?李顺秀算了一笔账:据饲料行业数据,畜禽养殖的饲料构成中,豆粕占比24%,玉米占比55%,相当于豆粕三成,玉米近七成,而这些玉米并没有转化为动物蛋白,而是在养殖过程中转化为能量消耗掉了。用植物肉代替动物肉,同样可节省饲料中玉米的消耗。据测算,与9000万吨进口大豆加工的饲料豆粕匹配的饲料玉米至少可节省1.65亿吨,相应的可节省种植饲料玉米土地2.5亿亩,可以满足种植大豆新增2亿亩的需要。不仅不用新增占用耕地,反而会节省5000万亩土地。在大豆自给率达到100%的同时,省下来的1.65亿吨饲料玉米还将节省3700多亿元。李顺秀说,当前国产非转基因大豆用作传统食品的数量为1500万吨左右,在不改变食用大豆传统饮食结构的前提下,加上这个2700万吨用作植物肉的国产非转基因大豆数量,合计是4200万吨国产非转基因大豆。这是我们解决进口大豆卡脖子问题、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一根底线。禹王44年专一专注植物蛋白,经过多年的技术积累和沉淀,已取得植物蛋白肉的重大进展,禹王植物肉已基本达到动物肉的口感,正在陆续进入市场接受广大消费者的检验。禹王今年建成投产了全球第一条全自动化植物肉生产线,年产植物蛋白肉两万吨,代表了植物肉加工行业的领先水平,成为植物肉加工与应用领域的主体力量。关于植物肉的推广,首先要解决消费者认知的问题,这是个系统的大工程,需要企业、市场、政府各方面的努力。在欧美,食用植物肉日渐成为趋势和时尚,在国外植物肉品牌通常比动物肉贵3倍以上。



大豆植物肉产品


第二,短期内,推广非转基因动物肉是解决当前卖豆难问题的现实路径。

当前国产非转基因大豆在传统豆制品方面的使用量多年稳定在1500万吨左右,再多就卖不动了,价格就会下降。据最新数据,2023年国产大豆2080万吨,食用大豆消耗1500万吨,多出的大豆如何消化?卖豆难问题是农户、政府等普遍关心的问题。正在豆博会现场的禹王集团董事长刘锡潜给出建议:动物肉市场是目前大豆蛋白转化的主战场,是大豆用量的主渠道。在植物肉被广泛接受之前,推广非转基因大豆转化为动物肉是解决目前中国大豆销售的最现实、最有效的途径。非转基因大豆替代转基因大豆用于饲料行业,成为一部分消费者的期盼。如果从种业、种植业、饲料业、养殖业、食品加工业、动物肉屠宰到食品加工业等一条龙到底,建立起令人放心的非转基因动物肉市场品牌,相信大部分消费者会把非转基因动物肉作为自己的首选,这是一个最快、最有效解决大豆需求的途径。刘锡潜说,根据我们测算,转基因饲料的猪肉现在一斤按15块钱,非转基因饲料的猪肉按照非转基因大豆价格,测算出来18块钱一斤,每斤贵3块钱,但这个高端市场肯定是存在的。这里面需要从种子到终端,都进行严格认证,解决消费者的信任问题,走市场化、法制化、可持续发展的路子。消费者认可了,只要动物肉用的非转基因大豆量稍微一扩大,扩产增收大豆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这样就会形成一个局面:植物肉、动物肉,包括一部分非转基因豆粕的动物肉,各占一部分市场,相互竞争,由市场引导消费,孰优孰劣,孰留孰走,让市场来决定。同时,也为政府未来决策提供更多可能性。

据悉,首届豆博会由农业农村部、黑龙江省人民政府主办,11月15日-18日在哈尔滨市举行。总部设在山东禹城的禹王集团,已发展成为全球大豆蛋白行业领军者,全球最大的非转基因大豆蛋白食品及其原料加工基地,是一个从种子到餐桌非转基因食品全产业链供应商。年加工非转基因大豆60万吨,年产大豆油9万吨、大豆蛋白12万吨、植物蛋白肉2万吨。

10 次查看0 則留言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