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惜墨

长篇小说《霜叶飘飘》(一、二、三)

内容简介:小说讲述了在加拿大读书的几位学生、毕业生的一段生活和他们在学习时期的困惑,毕业生在找工作时所遇到的挫折。他们在看似平静的生活环境,却有许多的艰辛和无奈。他们都是80后和90后出生的,他们远离祖国在他乡,邂逅,巧合,意外带来的偶然相遇,或是喜剧式的,或是悲剧式的都是难以预料地发生,都在不断演绎中。他们抱团取暖,或四处漂泊,他们有思想有情怀,他们让中西文化相互交流,相互融洽。

作者/惜墨(卡尔加里) (一)

下了飞机,她环视周围有些惊喜,也有些茫然地跟着人流到了航站楼排队办理好入关手续,安检。她1.63米的身高,在这拥挤的大厅里有些矮,读书时还很壮实的她,工作后这两年瘦了许多,倒显得秀美些了;苹果脸大眼睛,眉毛长得好看皮肤细润,原本剪的短发现在长得齐肩长。为了显得成熟稳重,穿着深蓝色的职业装,银灰色风衣搭在左手臂上右手拉着28寸的行李箱,里面装着她一年四季的衣服,薄薄的蚕丝被,床单,这是她妈妈精心为她准备好的;可背可提的大的女式公文包里,一个手提电脑,还有书。


看着沿途的标牌指示向出站口慢慢走去,咖啡的气味弥漫整个通道,还有玻璃墙外的模样,这是个陌生的地方,她顿觉有点忐忑;在出站口的玻璃门里她来回走了一圈,观察有没有人在关注她,因为学校说有同学来接她;她心里也在打鼓,她一旦跨出玻璃门将会碰到什么呢?在玻璃门内还安全。对这个二十三岁多,在家里被父母呵护的独生子女,从未独自出过远门的她,今天独自走进另一个国门,心中不免有些不安,何况这是远隔重洋离中国很远的国家加拿大。离开祖国才十几个小时就好像到了天边,透过玻璃门看见航站楼不远处的树林,树叶开始黄了树枝在摇晃,家乡的树,树叶还绿葱葱的呢。


下午四点钟了,一起下飞机的人已走得差不多,她又看了看地图,到学校乘公交车和出租车的车站。她穿上风衣推开航站楼出口的玻璃门,秋风吹来凉飕颼地掀起齐肩头发,飘拂在脸上模糊了视线。忽然见停车场一红色小车下来两个女生其中一个女生举着牌子上面写的“欢迎梅远馨同学” 下面小字写的 UZ.大学。她快步朝她们走去,举牌子的女生向梅招呼:“你好!你是……”她激动的上前指着牌子说:“我就是梅远馨!让你们跑路了。”那女生放下牌子说:“我姓肖名丽娟,我来接你之前我的车打不起火了,折腾一阵还是不行,才赶快找有车的同学,有的同学在上课,最后找到琪琪赶来已晚了,抱歉!”“你好!我是金琪,来晚了,原谅!” 梅:“我也是刚办完手续才出航站楼。”金琪:“上车吧!”她把梅的行李箱放进车后备箱,转身迅速跨进驾驶坐,启动车说:“系好安全带!”两个系好安全带车开走了。


车开了段路后肖问:“来读本还是硕?”梅说:“读教育学硕士。”金说:“在国内读的师范专业?”梅说:“是的,我本科毕业工作了两年,就是想看看国外的教育模式。”金说:“教育学毕业后这里不好找工作。”梅:“没关系,我回国工作。”肖:“国内好找工作?”梅:“看哪些专业吧。”金:“现在师范毕业也不好找工作吧?”梅:“我毕业后在师大附中教书的。”金:“嗨!国内有工作何必再到这里来读书呢。”梅:“我就是要比较,国内的教育和这里的教育,相同和不同的方面。”金:“你在国内教的中学,那你应该到中小学去当教师,才能了解这里的教育方式。”梅:“怎样才能到中小学去当教师呢?”肖:“必须考取‘教师资格证’还看学校需不需要教师。”梅远馨听她俩这么说,心中有些疑惑,只有暗暗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吧,在这里学习期间,多到中小学去观摩教学也可以吧?这时候车已开到高速路上都没说话了。


梅看着窗外,高速公路两边的草地绿中带点黄,远远有一遍树林深绿点缀一些金黄,红褐。车换道驶向另一条路,眼前开阔,星星点点错落一些房舍,没有高楼大厦,有几栋房子侧看斜绿顶,很像童话故事里的小屋;一望无际看的很远很远,天边一排浅蓝色的山,好像在云中移动,不知山顶是白色还是云是白色,几道橙色的霞光穿过云层带有幻影;霞光耀着的一片焦黄,霞光没照耀的地方一片灰暗,就好像来到《绿野仙踪》里的景色,不见人烟只有玄浑的旷野茂密的植物。这与我的家乡大不相同,我的家乡,虽然看不到这么远,但是有山有水,有车来车往繁华的闹市,有熙熙攘攘的人群,高楼大厦,有幽美的园林,风情浓郁。


车驶向了两边有房屋的公路,转弯又到一条较窄的街道上,车在一排公寓前停下了。金下车,打开后备箱提出箱子,叭一声关上后备箱两步跨进驾驶坐;肖说:“琪琪今天你这么忙让你跑一趟,谢谢你了。”梅也说:“谢谢你了!以后经常联系?”琪说:“没什么,好的,以后经常联系,我今天要赶论文,拜拜!”递给梅远馨她的电话号码,她开车离开;金琪和肖丽娟,梅远馨相比要高些,壮些,剪的短发很干练。肖丽娟和梅远馨相比要矮点,有点胖椭圆脸漂亮的杏仁眼,脑后一个独辫,笑起来很甜可能还没有二十岁吧。


梅远馨问肖丽娟:“你读的什么专业呢?”肖:“法律。”梅:“好啊!”肖:“还在读大学一年级,很小随父母移民加拿大。”梅:“你从小在这里英语很好。”肖:“但是,在家里我们全家都说华语,连我弟弟在这里生的都说华语。”梅:“那很好呀,自己祖国语言不会忘,而且会两国语言。”肖说:“会两国语言不行,我们还要学法语,因为加拿大还有很多地方说法语,这也是为以后就业的原因。我今天的任务就是帮助你,来我给你拿行李箱。”梅说:“我自己拿吧,你帮我看怎么开门。”她俩走到公寓门前,肖推开外面的门进了里面的门,拨通了屋管的电话报了梅远馨的门牌,门开了,她们进去上了电梯,这是七层公寓,梅远馨在六楼。屋管的工作人员已在门口恭候她们了,是位胖胖的六十开外的妇女,很温和的嗓音,用英语问了几句后,拿出钥匙开了门,让梅与肖进去后,她也进屋,把钥匙交给梅远馨,讲了楼下开第二道门的密码,向她讲了些条例,又拿了张入住时间表上面写了条例,和注意事项让梅签字,梅远馨签了字。用英语问了公寓有保安吗?乘电梯上来没看到消防通道?工作人员讲了:“没有保安,公寓楼两边各有消防通道。”她简单地介绍了屋里的用具,试了试启动电炉,微波炉、灯、水龙头等。这是单间配套的套房,用俱一应齐全,屋内整洁如同宾馆,就是多了一个厨房少了床上用品。介绍完后,又说了些入住愉快,有事打电话找他们等等客套话告辞了,道声:“拜拜!”


肖说:“这类公寓方便,价格贵些。”梅说:“学校学生都住公寓吗?”肖:“不一定,也有在外面租房的,有的公寓一套有两间卧室,住两个人平均每人价格低些,以后可换。”梅:“学校有食堂吗?”肖:“没有,学校有专门的场所有各类餐馆,世界各地的美食都有,我带你去吧。”肖丽娟带梅远馨在学校商圈转了转,梅远馨买了些食物。美食多,合自己口味的也不多,一碗普通面条加了几片烤牛肉两小朵西兰花,就卖八加币。梅远馨要请肖丽娟吃晚餐,她谢绝了说:“我们一起吃饭,AA制吧。”结果在麦当劳各买了一个三明治一杯果汁,肖丽娟告诉了梅远馨她现在还与父母住一起,还有个弟弟明年读小学。她们互相加了微信,肖丽娟坐公交车回家了。


梅远馨走到公寓门口,碰到很多学生进出各种肤色都有,有些见她,看出是新搬来的还向她略略点头微笑,进二道大门时她正看密码,后面的同学已开门,让她进去了才进去。到了屋里她马上打开手机与父母联系,她激动地喊:“爸爸妈妈,我平安的到达学校了!”她父母连声说:“好!好!好!要注意安全,要注意身体健康。”她说:“同学们真好……”她讲述了下飞机时的担忧,同学来接他,一路经过的风景,城市街道的面貌,又发公寓的视频传给她父母看。最后父母又是千叮咛万嘱咐的,总是放心不下。


梅远馨还差一个月满六岁就读的小学一年级,从小,学习努力成绩优秀,母亲是小学教师受其影响也以高分考入本市,在全国都很有名气的师范大学。读大学的时候积极参加学校举办的各类活动,更喜欢体育活动,文艺表演;也发起过支持灾区救援工作,献爱心活动等等,从小学到大学,老师的评语都是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好学生,所以大学毕业被本师大附中招聘当老师。


她大学学习的专业是数学,选修语文、物理、化学。参加工作分到初二年级当班主任老师,因为这个班的班主任老师身体不好,梅去协助这位老师教学,一学期后,这位老师就休假了,梅当班主任也教数学。如何让学生很快掌握新课,她按照她在大学学习的知识,自己学习经历编制出一套教学方式,新课边教边练习,没听懂的放学后她继续讲课,当天的课当天都要掌握,回去大量做练习题。有的同学不愿意做题,自习课督促做习题边讲解边检查,要求每个学生完成作业。她也看到有些学生学习努力,做作业也认真,可就是考试不理想;她也看到,有些学生做题做的是焦头烂额,答案并不满意;但是他们动手能力很强,有些手工制作的东西很不错,所以是各有所长。她听到有些从国外回来的人讲过,国外的教育是看学生的全面发展,不是单看考试分数,像这些学生动手能力强,怎么定论呢?


她的努力没有白费那届毕业生,数学成绩普遍提高,但她知道自己当初读书时也是这样硬拼出来的,其中的苦涩自己最清楚。每当她看到隔壁附小的小学生,背着沉重的书包,她就回忆起自己曾经也是这样,书包里塞满了课本,辅导书,作业本。星期六学习钢琴,星期天学声乐;平常放学回家,第一时间练钢琴,晚饭后写作业到十一点钟;憨寝迷糊中喊起床,闭着眼睛刷牙、洗脸、梳头、半睡半醒中练几段声乐。感觉从来都没有睡够懒觉,从来不会打珠子、丢沙包、拍洋画这些小孩子的游戏都是听外婆讲的。


外婆还讲了她读小学的时候是五十年代初,上午上三节课,下午上一节课,两节课,作业不多,放学后,跳绳、踢毽或者看连环画小人书,外婆画画的爱好,就是看小人书开始学画的;最让外婆激动的是上初中时,下了课去抢占乒乓球台,打乒乓;更精彩的是,星期天或者放了暑假寒假,和同学还有邻居的伙伴走十几里路,到郊区农村去挖野菜,有时还能摘到树上残留的桑葚,酸酸甜甜的真好吃。梅最喜欢听外婆讲她们小时候的事,她觉得比童话故事更好听。


现在的小学生压力比她那时还大,孩子的家长们都说:“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所以,小学生的课外作业题越来越难,唱歌、跳舞、器乐、美术、表演……学习多方面的特长。她在有些杂志上看到国外教育,是“快乐教育”就不是这种填鸭式教学,在轻松的环境里在玩耍中学习;她就想知道是怎么轻松,怎么玩中学习的,全面发展是看哪方面,有动手能力吗?


她突发奇想要到国外去看,国外的学校是怎样教学的,决定留学。当她把这一想法告诉父母后,父母很惊讶,而且反对,留在附中工作专业对口,而且工作两年学校评语不错。她妈和亲戚长辈都告诫她,应该找对象安家了,她父亲也提出:“就为了知道国外的孩子是怎样在玩中学习的,你就放弃现在的工作?你学习回来还能进附中工作吗?”她也清楚几年后回来附中不可能给她留着空位,她想,现在都是招聘制,到哪个学校都一样工作。但她还是向学校提出想请三年假,到国外读硕士毕业再回校工作,学校告诉她,请三年假太长时间了,支持她出国留学也希望她慎重考虑,如果想读研深造很好,可以在本师大读,附中的课可灵活安排或少些,这样工作,学习两不误。这样的安排她当时也感动,对自己而言是太好不过的了。










(二)


当她激动过后,要出国的想法又思考起来,现在还年轻还可以出去见识,过几年更是患得患失没机会了,那将是一辈子的遗憾。早去见识有好的教学方式和经验,取经回来对孩子们的学习成长有所帮助,也不愧自己当教师的经历。而后她开始加强英语补习,在网上找了很多可以留学的学校,最终选择了加拿大的UZ大学,因为加拿大的儿童福利好,重视孩子的学习教育。当加拿大UZ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寄来后,工作的学校,父母和亲戚再阻拦也无力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梅远馨为了熟悉环境,在学校附近又到学校里转了转,小路边的草,还有霜渣;学校周边的树很多,都叫不出名字。有几棵树的树枝顺主杆向上长,树叶是椭圆形,只有鸡蛋大小,每片树叶绿黄红三色颜色鲜亮极了;另一种树主杆绿白色,树叶有点像梧桐树叶的形状,没有梧桐树叶大,黄灿灿的;十几棵雪松像宝塔样壮美,就像卫兵站在它们身后。草坪很宽一直到一遍树林边,那片树林红色混着金黄色,与赭黄中带些绿色的草坪勾勒出一副艳丽的油画。今天看到的树林比昨天看到沿途的树林明显的增添了许多黄,红的色彩,可能昨晚上霜重,浓霜让枫叶和有些绿叶变红,也让多数绿叶变黄了。


她拿出手机,边看边照相,枫叶树种类很多,有的树叶大,颜色鲜红的深红,这是标志形的枫叶;有的枫叶小颜色深紫红墨红油亮亮的细看很精致;有的树叶是长型的枫叶,介于大叶小叶之间,颜色有枣红,有红中带点橙红。梅远馨照了几张特写的枫叶照,用杜牧的《山行》诗中的一句题 “霜叶红于二月花”。想到明天就要在这里开始学习朝夕相伴,不禁有些激动,各种枫叶都捡了几片作纪念吧。


在学校附近的公交车站的候车亭,取了张公交线路地图,仔细地看了后,选了到市中心的公交车,上车去市中心转了一圈,市中心的绿化很好马路两旁的树不多,停车站候车亭多数是方形玻璃亭,里面座位有暖气。大楼与大楼之间,或大楼的前面或后面都是绿化带,草坪、花园、各类花草,各种不怎么高大的树,修剪得很好看;草坪是绿中带点黄 树叶也是绿叶多黄叶少。市中心高楼大厦很多,大商店多,她看到街上的行人大多数都穿休闲服,像她职业装配风衣的没看见,只有商场有些职员穿职业装,所以,别人的问话都是:“刚来吗?”她东看西转还找到市政府大楼,只是星期天不上班静静的。


而后找到了全市最大的图书馆,这是她见过的最富艺术特色的图书馆,房顶就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鹰,墙体远看是淡蓝色的玻璃近看是白色的玻璃,她信步走进,门口的工作人员问她到哪馆为她指路,她发现图书馆的监控系统已跟踪她了,这肯定是对进图书馆的所有人的待遇。进大门平层有很多图画和简介,上楼有楼梯,电梯,也有靠墙弯曲的斜坡,她看到一个年青的妈妈,推着婴儿车从斜坡上去。


她上了第二层,看了一下书架上的书,又到了另一书架,这层楼陈列的书籍都普遍面向大众;有很多图书室,还有儿童娱乐室,人也多。她又上了第三层楼,有世界各国的图书,工具书;第四层楼,上去的人少,她也没去了。虽然图书馆人比较多,但很安静,有单独的座位桌椅,也有几人同桌的位置,周围有绿色植物玻璃墙的自然光,真是看书的好环境。还有专门的电脑室每台电脑都有人,她注视的时候正好有一老奶奶站起来,慢慢离开了位置,她好奇地进去来到老奶奶坐过的位置上,她左右瞄了一眼发现好多人在打游戏,特别是老年人。她打开电脑寻了寻,全市中小学校的分布地区,基本上每个住宅区都有小学,初中,只是高中有些区有。



从图书馆出来已经是中午了,决定回公寓自己煮面吃。可下了公交车迷了方向找不到回公寓的路了,手中的公交线路图没标公寓的位置,她东张西望努力地回忆出来时经过的地点,见车站一个亚裔女生看着她,梅远馨走过去问:“请问我要回学校的公寓,能告诉我吗?”女生:“我不十分清楚,但是,我经常看到学生从小树林左边的路走。”正说着只见几个学生从小树林左边出来了。女生普通话柔柔的,梅看她瓜子脸白中透红,细眉微扬,秀目含笑,梅:“谢谢了!你?”女生:“你刚从国内来吗?”梅:“是的,昨天才来,所以,不认识路,听你口音是江苏人?”女生:“是啊!江苏靖江人,你?”梅:“我们外公,外婆老家在苏州,后来外公到南京工作,这样我们都是南京人了,我爸是江阴人。”女生:“江阴就在靖江对岸,很近的,我们是家乡人嘞,我姓钱名字小美, 是水乡风味苑厨师。”梅有点激动地说:“我姓梅,名字远馨,你小小年纪不简单,做到厨师了!”钱小美:“爱好,在烹饪技术学校学习做糕点之类。”梅高兴地笑着说:“今天认识了同乡,你就在附近住?”钱:“看见吗?车站南边有几栋房子,门前很多树的那栋37号,我就住那,来玩吧。”她们那语气像久别重逢的熟人,梅远馨看见公交车进站了说:“好的!一定拜访,再见!”钱:“再见!”上了车。梅走到树林左边的那条路,走过树林就看见公寓了,她第一次按步骤开门上电梯进了屋。她收拾了一下行李箱里的衣物,明天到学校报到的文件准备好了,赶快拿出电脑,把今天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


第二天,梅远馨到学校报到,今天,她没穿职业装,穿的橙红色运动服,深蓝色运动裤,齐肩长的短发扎个高高的马尾在脑后摆动,看起来精神活泼。开始还有点激动,到了学校的报到处,一切都很平静,她递了相关文件,一位中年西洋男老师接过文件,翻阅后,抬头看梅远馨,又看文件,又看梅远馨,眼睛久久地停留在她的脸上,让她很不自在,问答几句,也发给她一叠文件,问她:“你有二十三岁?”她点点头,礼貌地道声:“拜!”她转身,边走边翻阅手中的文件,其中有购书单,课程安排等。没有欢迎会或同学聚会,来报到的人都行色匆匆;她把文件放在包里想给肖丽娟联系,转念一想肖丽娟在上课这时打扰她也不好,看时间还早决定去看小美在不在,虽然昨天才认识,见面就像早认识的熟人很亲切的。


她来到有树丛的37号房,正在张望,听到小美喊她:“是梅姐吗?”她看小美穿着休闲服的外套,站在门口看着她,可能准备出门,梅远馨高兴地喊:“小美!”她招手:“梅姐快进屋来!”梅远馨上了五六步楼梯进屋,不很大的客厅和厨房,右边是两卧室;梅问:“这套房子你一个人住吗?”美:“不,姚姐住那间,”她指着靠里面的 一间。梅:“你们一间房租金是多少呢?”美:“四百元一月。”“又说:姚姐要结婚了,他们已买了房,接房后就要搬走了。”梅马上说:“她搬走了我来租这间房可以吗?”美:“那要给房东说,这样吧,今晚姚姐回来我先问她什么时候搬家,再找房东说你来租房呢? ”梅:“可以!我们多联系。”梅远馨拿出手机,小美也拿出手机互相加了微信。小美说:“梅姐你来住最好,我还在担心姚姐搬走了,房东要是租给一个男生,一个卫生间很不方便。”梅:“我现在住的是单间配套每月租金八百元,想租便宜点的。”小美:“那正好合我们两人的意思。”

梅问:“你要出门?”小美看看时间说:“呀!姐 姐我要上班了!以后住在一起慢慢聊,好吗?”梅:“好!好!我今天才报道也有事。”两人站起来往公交车站走去,小美问:“梅姐,昨天回公寓是走左边那条路吗?”梅:“是的,走过小树林就看见公寓了,你要不急去坐会儿吧?”小美:“今天来不及了,下次吧!”这时公交车来了两人都道声:“再见!”小美上车走了, 梅远馨回公寓。回到公寓梅远馨犹豫了会儿,还是在微信上给肖丽娟发了段信息:“讲了报道的情况,准备去买书。”肖丽娟 回言道:“中午一起去买书可聊聊。”


中午肖丽娟带梅远馨到学校附近的书店,肖说:“先买几本现在上课的书,因为新书很贵,其他的书多看看,学校有些同学经常出售自己不用的书,价格便宜而且还可以还价,你把书单发给我吧,我也帮你看看。”梅远馨很快把书单发给肖丽娟了。梅远馨说:“好像这里的班级没有固定的教室?”肖:“是的,这里实行的是学分制,走班制,本专业的同学到毕业了有些都不熟习。”梅:“在国内一个专业在同一班的同学,从开学到毕业都在一起,形成很亲密的同学关系。”肖:“这里的同学关系,就靠学校的社交活动和其他竞赛活动建立。” 


书买后肖丽娟上课去了,梅远馨买了书开始看书,这是她一贯的学习方式。出发前英语过八级,英语托福考试97分的成 绩,但翻开书,自己所学的英语语言不够用了,还好肖丽娟送了本英语字典给她,只有边看边查字典。 开学的第一节课因为她看了书有准备,听起来还很顺利,老师讲课也讲得好,不时地带句幽默的笑话 听起来不枯燥。教室桌椅随意安放,可几人围一桌可以讨论,可以一人一桌。梅远馨去得较早,她坐在靠前的桌子,接着又来两个同学坐一桌,她很放松;在与同学 交流中,又感觉口语跟不上,梅远馨学习新知识不是慢慢学习,而是急着学。口语得与别人多交流,同学各有各的学习安排,不可能随便和同学聊天练口语。


那天,上完课时间有点早她在学校周边的小路,树林走来走去,脑子里装满了当天的新课还在不断地思考,见草坪对面的小区步道上很多人散步,儿童游乐场小孩玩耍,太阳下老年人坐在长椅上晒太阳,比较显孤单。她走过去有位老太太望着她,和蔼可亲招呼她:“Hello!”她回答:“How are you!”老太高兴地笑了靠边移动下,让梅坐她们聊起来,梅远馨有时说的话老太听不懂,理解成另外的意思回答。聊了会梅远馨才听明白老太名Marilyn.她的儿子儿媳,还有一个孙子两个孙女在这小区住,她住另外的小区,因丈夫刚去世不久,所以现在住在儿子家。过会儿,一 对老年夫妇也加入聊天,问梅远馨是来读书吗?习惯吗?梅远馨站起来让他们坐。梅远馨说的英语他们没听懂 ,还反复问又打手势。聊了一会,梅远馨明白了书本上的对话与实际对话有点差距,就这短短的时间口语对话,她就学到好多句书本上没有的语言。

回到公寓,她很高兴的记下了今天的聊天对话。又看到小美的微信:“姚姐下个月要搬家,房东到时与你签租房合同。” 梅远馨回了小美的微信,很高兴的马上与屋管联系,准备下个月解除租房合同。

(三)

十一月三十号下午六点左右,梅远馨仍然穿着橙红运动装,拉着行李箱提了一大包东西搬到37号房,梅远馨把一大包东西放在门口,准备再下楼梯提行李箱,待她转身,见一个高大的男子帮他把行李箱提到门口,说:“我叫林海,住楼下,听小美说你今天搬家。”说着不知从哪里拿出钥匙开门,帮梅远馨提着行李箱进屋,把钥匙放在桌子上“有什么事喊我,你今天搬家忙,晚饭在我们那里吃吧。”说着转身就走,梅远馨:“不用麻烦你们,我一会儿收拾好了煮面吃。”林:“都是邻居了,何必客气呢,以后我忙的时候,也可以在你家混顿饭吃,不就扯平了。”他边说边走了。梅远馨把东西放好,铺好床整理了一下屋子,准备煮面吃,这时楼下林海喊她吃饭 说:“顺便吃点!”梅远馨觉得不去不好别人诚意喊了两次,答应了。

这是栋旧楼,地面上一层上几步楼梯开门进屋,地下面一层旁边下几步楼梯开门进屋;梅远馨下楼,林海炒好菜在摆碗筷。梅问:“你一个人?”林说:“还有一个男生在读大二是你的校友,叫贺勇。”这会梅才看清楚,林海的模样并不老,穿件深红色,大得有点走形的T恤衫大个头目光炯炯有神,高鼻梁,又方又圆的大脸,平头,发际线高头发竖立,比自己高出大半多个头,威武。林炒好一大碗牛肉炒芹菜,又一大钵番茄鸡蛋汤。准备开饭了,只听到咚咚的脚步声,一个小伙子走进屋边脱外套边说:“好香呀!我真有口福。”那小伙在林耳边问:“你女朋友?”林海推了下他小声说:“楼上……是你校友。”

他看着梅说:“你好!我是贺勇。”贺长得虎头虎脑胖墩墩的与林差不多高,脱了外套,紧身黑色T恤很旧,圆脸庞白净,大眼睛,大耳朵,学生头,稚气。”梅说:“我是梅远馨,今天搬来的。”贺:“听钱小美说过。”林海给梅远馨盛了一碗米饭,梅说:“那天坐公交车,下车找不到回公寓的路了,幸好碰见小美,没碰见小美,今天就不可能在你们这里吃饭了。”贺说:“缘分呀!以后到哪去坐林哥的车,他态度好,服务周到。”林说:“吃饭,谢谢你打广告。”梅说:“林师傅开公交车吗?”,贺说:“林师傅,听起来像在喊长辈,就叫林哥,坐林哥的出租车,车费也不用给了。”梅远馨笑笑说:“车费还是要给的。”贺转头对林说:“林哥看,我说车费不用给了,她千金笑了。”林说:“你不也在笑吗?”贺说:“那我是万金笑了!”转眼一大碗汤和肉,快吃光了,林海说:“那小子故意说笑话让你笑,他大口吃,你在我们这里吃饭要快!抢!”梅远馨放下碗,笑起来, 贺说:“大小伙子吃穷老子。”她嘿!嘿嘿!又笑起来,她虽然第一次认识他俩,觉得一点也不生疏。

吃完饭贺勇马上收拾碗筷洗刷干净。林:“在国内刚大学毕业?”梅:“大学毕业在中学工作了两年,想了解国外的教育方式,所以来这里读书。”林笑笑转头对贺说:“你是在这里读的高中?你给梅远馨讲讲这里的高中情况。”贺说:“好的,我在这里高中读了四年,第一年学英语,第二年才学高中课程。”梅说:“你感觉这里的高中,与你在国内读的初中有什么不同的?”贺说:“国内学习抓得紧,作业多,这里相对轻松些,作业也没那么多。”贺拉拉杂杂地讲起了他刚来时的困难,埋怨父母把他甩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哭过。说:“幸好这里的人很善良包括这里的洋人,华人当然更不用说了,否则我熬不到现在的。如果不碰到林哥,我天天吃肯德基学习一塌糊涂。”

这时林海对梅远馨说:“你同贺勇再聊会吧,有客人呼我了。”梅:“林哥,拜拜!”林:“拜拜!”贺:“拜拜!喊林哥多随和呀!”梅:“林哥开出租车?”贺:“我很幸运和林哥住在一起,学习上给我打气,辅导我。”梅:“你怎么认识他的呢?”贺:“我住公寓也觉得贵,听说这里有空房就搬来住,认识了林哥,那时林哥读博士不久,现在刚毕业。”梅远馨吃惊地说:“博士毕业不赶快找工作开出租车?”贺:“林哥的导师推荐他到美国的一家公司,那公司看了他写的程序也要他,但是他想回国,投了两份简历到国内现在还没回音。虽然林哥开出租车,也还在帮他导师做事,你看他屋里电脑都是两个,他自己一直还在研究他的程序和地质学”梅说:“真是啊,没出国的人想出国,出了国的人想回国。”贺说:“我不想回国,回去了一天到晚被老妈老爸管制,在这里我自由得多,最多隔三岔五的打电话回去报喜不报忧,大家都皆大欢喜。”梅远馨不禁又大笑站起来说:“我屋里还要收拾下,我回去了。”贺说说:“我也得看看书了,梅姐拜拜!”梅:“拜拜!”

圣诞节快到了学校已放假,梅远馨在圣诞节前两天买了三文鱼、鸡翅、牛肉、虾子,和蔬菜本想自己烧菜,请小美林海和贺勇过节热闹一下,因小美基本上三餐都在风味苑吃饭,过年过节特别忙,自己不会弄这鱼肉就拿到楼下去说:“林哥,我本想买了菜,请小美当大厨我当帮手请你们二位,谁知小美没时间,我只有拿下来你当大厨我当帮手,一同热闹?”林海看了说:“你何必这么浪费钞票去买这些呢?你吃得也少。”梅:“我吃得不少,喜欢吃呀。”贺:“这里三文鱼多,都爱烤来吃。”贺勇走来,神秘兮兮地对林说:“后天就是圣诞节,怎么庆祝呢?”林说:“你出节目吧。”林海问梅远馨:“习惯吗?上课感觉怎样?”梅说:“听课还可以听懂,与别人交谈表达差些,不过,与当地老年人聊天学口语收获大。”贺说:“你聪明嘛!去找老年人聊天不花钱学语言,反过来那些老年人还以为你是义工,陪他们聊天呢。”

这时,林海的手机响了贺勇紧张地看着他,林海的手在深红色T恤上揩一揩,拿起手机婉言拒绝了这单生意。贺勇一下笑了说:“林哥往常只要有呼喊,就是在吃饭都马上出车,从来都没拒绝过,今天为了招待梅姐,……”林海说贺勇:“你吃醋了,你上次要去划皮划艇要我陪你,我没拒单吗?”贺故作回忆睁大眼说:“喔!对,对我忘了,林哥大义灭财。”梅远馨和林海都哈哈哈大笑起来,梅说:“贺勇你很有才,修改成语恰到好处。”贺说:“我本人号天才,就怕捅破窗户纸看到是蠢材。”

林海看了看烤的鱼和鸡翅,开始洗锅炒菜了,贺勇喊:“好嘞!开饭了!今天吃大餐哟!”边擦桌子又拿碗筷。林海炒好的虾,蔬菜,梅远馨端上桌,林海从烤箱里端出,香气扑鼻的烤鸡翅和三文鱼,贺勇舀了一大钵牛尾番茄汤。从冰箱里拿出两个彩色密封锡纸包,在梅远馨眼前晃了晃问梅远馨:“知道里面装的什么吗?”梅:“不知道!”贺勇撕开口倒在盘里一股开味的麻辣香味飘散,“榨菜丝!”贺:“稀罕吧,榨菜炒肉丝打耳光都不放,榨菜,我们家乡的特产远销五大洲,四大洋。”梅:“你重庆人?”贺:“重庆涪陵你还不知道?我说的四川普通话远近皆知,看梅姐好官僚哟!”

林海拿瓶红酒倒了三杯,梅远馨看了说:“我喝不了这么多,”贺说:“我一杯够了,不能多喝。”林说:“你喝吧,剩余的给我。”梅远馨起身找来空杯倒了一半笑眯眼送到林海桌边,林海用西餐刀具切一块三文鱼给梅远馨,“谢谢!”她说,贺勇和林海都自己切了放在盘里,三人端起酒杯,林:“祝大家身体健康!学业有成!事业有成!”贺勇:“祝大家万事如意!梅姐青春常驻!”梅:“祝大家在他乡平安顺利!心情愉快!”“干杯!干……”贺勇边吃,边说好吃!还抓起黑T恤来擦嘴。林海的手机又响了,他看后对他们俩说:“高鸿鸣的微信,国内有公司可能要我和高鸿鸣去,明天要回国,鸿鸣票都给我买了。”贺说:“怎么这么快,说走就走?”梅说:“真是,太快了吧。”林说:“没办法呀,竞争太激烈了。”林海很快把碗中的饭吃完说:“你们慢慢吃,我看有哪些事需要处理。”

林海到卧室,打开电脑查看要处理的事项,给他导师发邮件说了回国的事,给导师做的事继续做,电脑带到身边,又与鸿鸣通话需要准备和要带的文件。贺勇与梅远馨吃好后收拾洗好碗筷,剩菜放进冰箱,梅远馨削了苹果给林海端了一盘,贺勇自己拿一个苹果不削皮吃起来,示意梅远馨自己削了吃。这时听得开门声音,贺勇跑出去看,是钱小美,贺勇说:“你吃饭了吗?”小美:“吃过了。”贺说:“我们在小美姐这里坐会吧,林哥有事。”梅远馨递个苹果给小美,他们两个都到小美家里坐下了。贺说:“明天林哥要回国。”美说:“国内找到工作了?”贺:“是的。”美:“太好了!林哥那么高的学问,回国发展好。”贺说:“我毕业后都不知道留在哪里。林哥一走,我好孤单呀。”美说:“读了书回国报效祖国呀。继承你们家的家产当老总呀”贺说:“那我回国了,你当了老板我来给你打工卖汤包。”美:“你来给我打工要把你老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何况我也请不起你这个大学呀。”贺勇对梅远馨说:“小美看似斯文,说话声音嗲声嗲气软软的,那个话说起来像刀子,不饶人!”小美得意的坏笑,梅远馨在一旁跟着开心的笑。林海这时也上来了,钱小美赶紧端椅子让林海坐,他说:“所有的事我基本上都处理好了,车子留给你们吧,贺勇你会开车,你两个姐姐有什么事你就多帮帮。”贺说:“帮帮没问题,就是你一走我就惨了。”林:“还有姐姐呢,明天我去停了U滴滴!”

林海走后,贺又经常在外买饭吃,梅远馨喊贺勇在她那里吃饭,贺勇吃过一顿,梅远馨吃得少又不爱吃肉觉得不合适。林海那间屋子,贺勇暂时没退,他四处物色像林海那样的大哥来住;后来还找到了但不是学生已经工作叫万祥,他硕士毕业在一家小公司当数据处理员,工资很低,但他认为有工作总比没工作强;人较豁达与贺勇相处还可以,在贺勇的提议下两人,一起煮饭吃。梅远馨与钱小美两人有时间聊天,逛街,但这种空闲时间不多。

梅远馨的时间抓得紧,她要两年学完三年的课程 ,必须每学期要学完三本书到四本书,还要学口语,可以说她除了睡觉吃饭就是学习。为了节省开支自己煮饭,好在电饭锅煮饭煮肉全定时煮熟,自动关火,不操心,蔬菜煮汤一个人很好解决。就这样,第一学期学完三本书,成绩优,在家清理资金时又发现资金不够了,决定寒假开始外出打工。钱小美下班回家,梅远馨走出来问:“小美,寒假我想打工,你们店或者其他店有需要临工吗?”小美说:“你要读书又打工时间够吗?”梅:“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小美:“好吧,我问问老板吧。”(未完待续)

16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